※離開小巴黎

凡爾賽宮,這個多年前就耳熟能詳、充滿故事的景點,
連Nodame都說是從小的夢想,
我們既然來到巴黎,又怎可錯過呢?
尤其鏡廳終於整修完畢,於是說什麼也一定要來看看這個法國最華麗的皇宮了。

皇宮在地圖上看起來不遠,雖然不在我們橘卡可到的兩圈範圍內,
但要到也似乎是很簡單的事。
票價也不貴,這應該是「還蠻近」的最佳證明吧?
於是我們依著旅遊書指示,一大早便到可以搭乘RER的地鐵站,
朝凡爾賽宮出發。

先來張早餐的照片,是很鹹的罐頭義大利麵加乾乾的土司。


凡爾賽位於巴黎的第五圈,搭乘RER的話,三十分鐘可到。
RER電車和地鐵不同,座位有分上下兩層,
我們還發現車上幾乎都是要到近郊上班的上班族,
因為幾乎全車的人到拉德芳斯那附近,就全走光了,
剩我們三人獨佔包廂,享受類似專車的樂趣。



而這專車開呀開的,我們發現景色果然不同了,
遠離了巴黎鬧區,開始出現一棟一棟的小房子,
這應該才是巴黎人的住宅區吧?

車子一樣每到一個站就停下來,到某一站的時候,突然停得久了點。
這時我們三人無聊,開始研究起怎麼把車門打開,
發現巴黎地鐵的門是把手向上扳,而RER則似乎是按門邊的某個鍵。

因為想說試試無妨,所以嫻就大膽的給它按下去啦!
果然車門打開了,看著外面透亮的陽光,我們想著今天天氣真好哇!



但等呀等,這班車就是不再往前進,一直停在這個小站做什麼呢?
難道它就像台鐵那種沒地位的復興號,要等自強號這些等級高的車先過去嗎?
可能在台灣已慣於等待,我們並不覺得有什麼大不了的,
直到有一位好心法國型男看到我們三人呆呆站在車廂裡,
對我們提出了善意的疑問……

「你們要去哪兒?這班車是要回巴黎的唷!」

當然這位型男是講英文,果然是有夠好心的,
我們一聽到這晴天霹靂的打擊,連忙一股作氣跳下車廂。

「如果要去凡爾賽,要到對面的月台搭車。」

型男好人做到底,給我們指引了一條明路,
非常感激的謝過他以後,我們連忙到另一個月台去。

不過我們也不忘為自己留下好心人的背影...:p


真慶幸我們當時好奇把車門打開,
要不然若三人在車裡,根本沒人會發現,我們就又要呆呆的回巴黎了。

可是奇怪了,明明我們就沒出站呀,去另一個月台卻還得刷票才能過去。

望著我們手中巴黎到凡爾賽的來回票,
一張剛才已經用了,但是也不可能刷另一張,因為那是回程要用的呀Q_Q
可是現在在半路要換車該怎麼辦呢?
本來超想直接越過跨欄過去的,反正我們理直氣壯有買票嘛!
但想想還是不妥,於是我們決定去問問這個站的站務人員。

說明來意之後,站務人員便說會給我們三張可以過月台的票,
終於問題解決,而且也確定可以到達凡爾賽了,我們鬆了一口氣。

果真順利的搭上火車,也順利的抵達凡爾賽的火車站。

從火車站要怎麼到凡爾賽宮呢?
以前的經驗告訴我,在這種旅遊地區,跟著日本人走準沒錯!
所以我們一下火車,就跟緊了踩著高根馬靴的日本妹,
她們真的很強,居然可以穿高根的靴子出來旅遊……

跟著她們,哪裡該轉彎都不用煩惱,果然很快的,凡爾賽宮就出現在眼前了。


※參觀奧斯卡的公司啦!


其實凡爾賽宮的外表在我看來是覺得不怎麼樣的,
它很乾淨、很整齊,卻不會讓我感覺驚豔。
不過無妨,我本也不是為了它的漂亮外表才來的,
要看美麗的城堡我會期待楓丹白露,來這裡,當然是為了傳說中的瑪麗皇后囉!

天氣非常晴朗,天空非常藍,
我們在門口就依著陽光,為三人的影子拍下照片。


影子在石板路上十分清晰,
我想著,這些石板路,N年前可能都是給馬車走的吧?

而進了凡爾賽,我們還花了一點時間摸清楚到底是去哪兒買票。
皇宮的遊客不少,買票還得排隊呢!
所幸服務人員也多,很快的我買到了三張票,
而且依阿芬的執念,大小翠安儂宮當然不用考慮,一定要去啦。

凡爾賽的票還長得不太一樣,我們後來還抽籤決定誰擁有哪一張呢。

買到了票,拿了中文簡介,我們便進了皇宮。
本來一進去還毫無頭緒,幸好當我們看到別人人手一支語音導覽,
阿芬又憶起服務人員有跟她講過有中文導覽,
所以我們又走回入口處領了語音導覽的機器。

果然門票16€(還是17€)是值得的。
凡爾賽的中文語音導覽做得很不錯,有了它,我們終於不用霧裡看花啦。

皇宮果然華麗,每一個廳都超講究,
而且語音導覽還會說一說就來段古典音樂,非常有情境效果,
讓我忍不住想起《凡爾賽玫瑰》裡的奧斯卡和瑪麗皇后,
雖知有的是虛構人物,但心中還是不禁揣想,
這個地方誰大概會守在這裡,那個地方又是誰曾經跳過舞,說過話。














而它最有名的鏡廳,當然也不負期待。



真的是非常富麗堂皇的地方,也富有歷史意義。
據說以前常在此辦舞會,而第一次大戰後簽署的凡爾賽條約,也是在此簽訂。
雖然之前就看過照片,但當親眼見到時,還是忍不住「哇」出聲,
一整排華麗的水晶吊燈,加上繁複的繪畫、還有兩旁的鏡子,
營造出一種十分奢華高調的氣氛。
看了之後不禁歎息,難怪人民會忍不下去要革命了。

而這也造成我們後來「曾經滄海難為水」的感覺,
在羅浮宮,當一群日本女孩對著華麗大廳讚嘆不已的時候,
我們心裡都在想「這些人一定還沒去過凡爾賽」、
「如果再加上水晶吊燈就會像鏡廳了。」

總之,現在鏡廳成為我心中華麗大廳的代表及代名詞了。XD

除了鏡廳,最吸引我注意力的,就當屬瑪麗皇后的寢宮了。
不知道奧斯卡是不是曾站在這裡和瑪麗皇后講話呢?
她是禁衛隊隊長應該有可能吧?
諸如此類的幻想不住浮上心頭,而自己分明知道根本就沒有奧斯卡。

不過參觀皇后寢宮有法國大革命的臨場感喔,
因為房間後有一扇門,導覽裡說當年皇后和她的孩子就是穿過這道門逃走的;
另外在國王的房間外也有故事,
好像是說國王的護衛拼死來到這裡叫國王快逃……

而這一切都已隨著時代消逝了,
曾經只有貴族才能來參加舞會的鏡廳如今充滿觀光客,
國王和皇后的房間更是有絡繹不絕的人潮來訪,
至於紀念品區,大多都是以瑪麗皇后為賣點的紀念品,
心中不禁感慨,當年被人民處死的皇后,如今成了賺錢的代表,
不知道若當事人知道,會有什麼感覺呢?

有中文語音導覽真的便利許多,讓我們對這個地方的認識更深一層,
但也同時留住我們的腳步,當我們終於從凡爾賽宮走出來時,
已時值正午,大家肚子都餓了。


※昂貴的雞蛋糕

雖然餓了,但我們還是在凡爾賽花園逛了一陣子,
(一方面也是因為放眼望去根本沒見到餐廳的影子)
花園此時一朵花也沒有,我懷疑就算春天也沒花,
因為它看起來是以整齊的樹來營造綠意,
我們的拜訪時值冬天,高高的樹雖盡是枯枝,但是其整齊程度也令人驚奇。



凡爾賽的樹,不只高得很整齊,連側面也都是平的哩!

我們在水池邊晃了一陣,看著遙遠的彼方,據說那是大小翠安儂宮的所在,
也難怪當年瑪麗皇后搬去那裡「隱居」了,
因為它雖然也在凡爾賽宮的範圍內,但是之間隔了好遠呀!
下面這是張從凡爾賽拍花園的照片,大小翠安儂宮就在看不清楚的另一邊。



而當年應該是馬車在走的路,我們選擇以腳步來經歷。

去程因為新鮮,所以儘管不近,但我們邊走邊看,還算愜意。
尤其到半路終於出現賣食物的餐廳,向我們抗議已久的五臟廟終於有了祭品。

還記得當時是有一間餐廳和一間小吃店可選擇,
餐廳在印象中價錢可以接受,而且我還很想吃它們的歐姆,
只是為何最後我們卻選擇小吃店呢?我模糊的記憶力到現在已經想不起來了,
只好推論應該是餐廳沒開。XD

一旁的小吃店生意很好(難道真的是因為隔壁餐廳沒開嗎?)
一堆人在排隊,我們也善用排隊的空檔,輪流去研究菜單,決定自己的午餐。

阿芬似乎是點了Panini,
而嫻和我,則一人點了可莉餅,一人點了比利時鬆餅。

似乎只有芬做了正確的決定啊!

因為完全看不懂法文的菜單,對於鬆餅上的用料完全無法掌握的我,
只得點了最簡單的糖粉灑上去。(我好想念日本的食物模型!想念啊!><)
嫻則點了巧克力口味的可莉餅,我倆午餐的單薄可想而知……





而且樹下的涼椅還被人捷足先登,我們只得把鬆餅端過來又端回去湖邊。

從湖邊回望凡爾賽宮:



只灑上糖粉的鬆餅雖然不難吃,但我想著它的價位(台幣150左右吧)
開始懷念起我們家菜市場的雞蛋糕,吃起來其實沒有差很多……

而嫻的午餐,大概就是很昂貴的蛋餅皮了,
看著芬啃著她的Panini,真是讓人心生羨慕啊……:p


※旅行的期待

吃了一頓不太飽的午餐,我們還是打起精神向大小翠安儂宮前進。
行前一直聽芬講到小翠安儂宮,眼神還散發出光彩,
不禁也好奇起這個瑪麗皇后喜愛的地方是怎樣。

路上我們還遇到一群來參觀的學生,和昨天進聖母院的乖巧兒童不同,
今天這一批後面有好幾個調皮搗蛋的傢伙,有人還在路上吐口水。
我在後面默默看著他們,想著若我是老師,回去該怎麼整治他們。

幸虧這些人和我沒有交集,我們放慢腳步,拉開與他們的距離,
一路上倒也輕鬆愜意。



不久,就來到粉紅色的大翠安儂宮了。

這裡看起來的確像個別館,而且開始出現花草的痕跡,
雖然現在還是一樣沒有花,但看著書中的照片,我想它春天應該很漂亮。

我們買的票包含到這裡參觀,於是就給它走進去囉!

來此地的人明顯少了很多,裡頭的裝潢有一定的華麗水準,
比較特別的是,它裡頭每個房間都有主題色系,
像某個黃色的房間就讓我很喜歡。



而它粉紅色系的外表和黑白格子的地板也讓我覺得特殊。

參觀完大翠安儂宮,我們終於朝著阿芬的期待之地──小翠安儂宮出發。

其實從地圖上看來,小翠安儂宮就在隔壁而已,
但我們卻遍尋不著入口處,而且也沒看到與我們有相同目的地的遊客。

我們只好推論,小翠安儂宮的入口可能在另一邊,
但當我們繞過去,卻發現一個晴天霹靂的消息──

小翠安儂宮整修不開放!



我雖對小翠安濃宮沒有什麼愛,但畢竟走這樣久來這裡卻看不到,
實在也有幾許失落,說不定此生就與它無緣呢?
不過因為不開放的似乎是建築本身,花園還是可以進去走,
所以我們還是不死心的繞進一個小門。

但繞進來似乎更加深了阿芬的失落感,因為放眼望去盡是一片蕭瑟,
和她在電影中看到的似錦繁花截然不同。

走到此時大家都累了,尤其眼見的與預期不一樣,
就像前一天的藍火車之於我,期待了很久卻換來失望,
感覺都很不好,也更加深了疲憊。

看來以後旅行之前都不要抱期待比較好。Q_Q

陽光還是很燦爛,我們繞進去後發現一片草坪,還有一棟爬滿藤蔓的房子,
雖然不是小翠安儂宮,但是也挺美的啦。


不過除此之外,真的就沒什麼了。
給我們的感覺就像很普通的小公園,有人造的小丘、假山之類的。



最累的是,我們還得走回去。Q_Q


※凡爾賽宮外的凡爾賽


雖然腳很酸,肚子又不飽,但還是得從原路回去,
原本我們是想搭宮內接駁車,但看到要收費,一時遲疑,車就這麼開走了,
結果下一班還要等非常久,於是我們決定再次步行回去。

其實沿原路回去並不複雜,但我們太累,不想再轉好幾個彎,
便判定方向,想著這樣走應該就可以回皇宮。

無奈事與願違。

明明我們遠遠的就看到凡爾賽宮,但自從一個青青牧場奪去我們的注意力後,
太興奮的我們便失去判別方向的能力。







凡爾賽宮裡的牧場養了不少的綿羊和馬,
其實在此時我已經不知道凡爾賽的範圍到底到哪裡了,
因為正當下午時分,很多家長都推著嬰兒車出來散步,
整個感覺就像一個大公園,還有老太太在運動,
而且老太太走著走著都會超越我們三人……A_A

我們後來沿著牧場旁的林蔭大道走,若是有精神時,走這條路感覺一定很好,
但我們不知不覺中,已和凡爾賽正殿漸行漸遠……

結果我們出凡爾賽的門時,根本就是來到一個未知的地方。><

不同於來時身邊大多是觀光客,這裡出現的幾乎是本地居民,
有推嬰兒車的、捧著一袋麵包的,還有聚在某棟建築前等小孩放學的,
大家都聊天聊得很開心,讓我們想問路都很難尋找插入點。T_T

但終於我們還是問到了路,事實如我們所想,的確是走錯方向,
要回SNCF車站還得直走再右轉。

這對已經很累的我們無疑是一項酷刑,
噢對了,還有整個凡爾賽宮裡都沒看到洗手間,
對很想上洗手間的芬也是一種折磨吧。

不過我們走在路上還是能自己找一點樂趣啦,
比如幻想住在皇宮邊的人家應該從前都是貴族,
所以「那邊有個伯爵夫人在曬衣服」、「小心!公爵開車回家了。」
等等苦中做樂的話也適時轉移了一點注意力。

走了很久,問了幾次路,中間還遇到打不開門的公廁吃錢,
當我們懷疑自己是否已經把凡爾賽走了一圈時,
終於看到我們早上的來時路,同時也出現踩著高根靴子的日本妹了。

果然日本妹都不會走錯路Q_Q
有她們在的地方也表示離車站不遠了。

一波三折,終於揮別凡爾賽,搭上回巴黎的火車,
我們在車廂內,看著滿天紅霞,也終於可以暫時讓腳休息一下了。

事後想來,這天真的很累,
但迷路有迷路的風景,這也一直是自助旅行的體驗之一。
或許我們可以一切順利,但這樣就和其他到凡爾賽的觀光客一樣,
看到的僅是觀光客路線的凡爾賽宮。
但在今天的回憶裡,我可以記得某個穿粉色衣服一直回頭的可愛小妹妹,

可以記得一群在托兒所外(?)接小孩的父母親,

還有這個皇宮以外人們生活的氣氛,這裡的感覺是和巴黎不一樣的。

所以當我的疲憊褪去,坐在電腦前回憶的我,不懊惱自己曾經迷途。
創作者介紹

閑晴賦

anja0608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