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晨六點,當飛機緩緩降落戴高樂機場時,天還是黑的。

有些疲倦,有些興奮,我們終於到巴黎了,
一開始還很疑惑為什麼空姐沒拿入境表格給我們填寫,
直到走到海關面前,都還很納悶的又轉了回來,
結果一問之下,才發現原來入境根本什麼也不用填,
而我準備的住宿證明,海關根本問都沒問,就放我們通行了。

領完行李之後,我們便開始找可以載我們去巴黎的RER B線,
車站並不難找,但第一件困擾我們的是買車票,
因為看起來大家好像都在自動售票機買票,
可是我們初來乍到,實在有點怕自己買會買錯,所以研究了很久,
研究出結果以後,發現這種機器又不吃紙鈔,
於是乎又花了一段時間找出換零錢的地方……

好不容易換完零錢,想說終於可以買票了,
結果好幾台機器居然在站務人員的設定下,很慢、很慢的用龜速重新開機,
而且還是windows98還2000喔!實在很不科技。
這又讓我們等了非常非常的久,
直到有一個好心人來告訴我們不遠處還有一台機器可以買票……

總之光是為了買票,就耗了不少時間,
這也讓我覺得很納悶,哪有重新開機就一次讓全部機器都重開的呀?
這樣乘客要買票不是很麻煩嗎?
為什麼不能一次幾台幾台重新設定呢?真是奇怪……

害我也花了這麼多篇幅寫這件小事,切XD

廢話已說很多,經過了這些小插曲,還有地鐵站一位法國帥哥的指點,
(剛到巴黎機場就遇到好心帥哥,真是好的開始呀~)
我們終於搭上往巴黎的RER,而天在此時,也慢慢破曉了……

因為前幾天住拉丁區,所以我們在聖母院站下了車,
在地底鑽來鑽去好一陣子,三人也終於爬上了巴黎的地面。:D

現在想來,其實當初見到的或許只是再平凡不過的歐洲街景,
有個十字路口,還有飄在風中的垃圾袋。(巴黎都沒垃圾桶哩,只用袋子套著)
但到如今,我還記得當時和同伴一起歡呼的心情。
「這就是巴黎!」
第一眼見到的巴黎,天才剛亮,街燈未滅,空氣中帶點灰濛的顏色,
像是慵懶的、睡眼惺忪的美人,尚未著妝。
一排長長的路樹蕭瑟得很有味道,而我們三人,就在這個與巴黎初會面的地點,
興奮的拍起照來。


而接下來我們往旅館的路上,自然也是拍了不少了。:P

check in 之後,我們輕裝簡便,就開始在附近晃囉!

因為還沒去買橘卡,而且住拉丁區離今天要去的景點很近,
所以我們先用步行的方式來認識這個地方,





街上的櫥窗吸引了我們的目光,而傳來香噴噴味道的麵包店,
則更是驅使我們走進去了。

麵包店的東西看起來每個都好好吃,但價錢也是每個都不便宜。
在這裡,我們三人猶豫很久,終於各點了一塊看起來很好吃的鹹派,
然後帶到附近的盧森堡公園野餐。:p

我們是從靠近盧森堡皇宮那個門進去的,
所以一進公園,就看到皇宮這棟建築物。
以我們第一天到巴黎,對一切還感到很新鮮的狀況,那時覺得皇宮還蠻美的,
不過如今看照片,就覺得「也還好」啦。

盧森堡公園也有好幾排長長的樹,往不遠處望去,可以看到萬神殿。


高大的枯樹給人的感覺很好,
所以我們便選擇樹下的長椅來做為我們野餐的地點。

鹹派其實還挺好吃的,它是一塊長得像cheese的東西,
我選的口味印象中裡頭是包培根和蘑菇吧,剛開始吃真是一口接一口,
不過可能是它太大了,所以吃到後來我反而覺得有點膩,
除了分給一旁的麻雀吃,其他吃不完的我後來就丟掉了。





用完午餐,我們便向看起來很近的萬神殿出發。



到萬神殿,主要是要去瞻仰一些名人的陵寢,
不過我們一進去,就先被一個圓圓的金球吸引了目光。
那個金球上面綁了一條長長的線,從萬神殿高高的屋頂一直垂吊下來,
神奇的是它還會一直不停的換方向搖擺,
外面則有一個像是尺規的東西圍成一個圓。



這應該是某種科學理論下的產物吧?
可能是他們偉大的祖先藉由這原理發明什麼之類,
其實旁邊有法文和英文的影音解說,但我們有看沒有懂,
所以就先往地下室找名人囉!

在這裡有很多很多的名人,但我的目標是雨果和盧梭。
雨果是因為慕名已久,一定要來向這位大文豪致個意,
盧梭的話,對法國大革命影響這麼深的人,到巴黎來當然也不能錯過他。









出了萬神殿,則是和巴黎鐵塔見了第一次面。
就在遠方,小小的灰灰的,當時覺得不太起眼。

接著打算去聖日耳曼德佩教堂,
但問題來了,就是我並不想再用走的去,不僅浪費時間,
而且反正橘卡就是固定的價錢,能辦來搭地鐵的話,為何不辦?

只是當我們走到離萬神殿較近的地鐵站一問,
才發現原來不是每個地鐵站都能辦橘卡。
而且此地鐵站的站務人員一直跟我們講法文,態度也不是很客氣,
直到問第二次,她才在地圖上畫出可以辦橘卡的站給我們。

三人只好再度步行,幸好地鐵站之間相隔都不是太遠,
而且我們還在路上看到一間很多人排隊的麵包店,

再度驅使我們不知不覺走進去買了三個Macaron。


真的是「小圓餅」,而且價格嚇到我們了,
一個不起眼的小餅,居然要價2.2€。



但這個Macaron並沒有得到我們太高的評價,因為它實在太甜了,
甜到就算它那麼小,配茶喝我們也沒辦法一口氣將它吃完。
它長得和台灣麵包店賣的小圓餅很像,但台灣小圓餅中間抹的是奶油,
這個則是杏仁口味的糖,而且糖非常紮實,我想就是因為這樣才這麼甜吧……

回到地鐵站,我們走到之後,才發現原來這個可以辦橘卡的站就在我們家附近,
是離旅館最近的站,我們早上根本就有經過了嘛!
在這裡我們辦好橘卡,終於可以在巴黎地底快速移動囉。

所以很快的我們到了下一個點,聖日耳曼德佩教堂。

這裡的經典,源於它是巴黎第一座教堂。
不過對我來說,它還有其他意義,就是……
這是千秋王子早上晨跑跑來的地方啦!XDDD
而且他在這邊看到了他的偶像指揮老師要在此辦音樂會的海報,
所以我也一定要來看看這邊到底有沒有教堂音樂會。:D

結果真的有哩!而且就和日劇演的一樣,教堂門口的看版就有貼海報唷!
而且節目是管弦樂呢。
票價的話不是很便宜(這點就真的是布拉格最棒),大概也要20€以上,
要不是我已經買了巴黎歌劇院的票,我還真挺想來這邊聽一次教堂音樂會的。

聖日耳曼德佩教堂位於巴黎非常繁華的第七區,
教堂的建築嘛……寬的地方很寬,高的地方很高,根本沒辦法讓它完整入鏡啦。



到那邊我才發現,原來它對面就是有名的雙叟和花神咖啡館,
下午的時候天氣很好,外面的露天咖啡座坐了滿滿的人,
連要拍張照行人都好多呢!
不過我找來找去,就是沒看到雙叟咖啡館那兩個穿清裝的人偶,
到底是跑哪兒去了呢?

旁邊還有LV和電影院,當時正播映色戒。
在巴黎常看到播色戒的電影院,還挺興奮的。:pp

但是雖然外頭塵囂如此喧嘩,推開聖日耳曼德佩教堂的大門一走進去,
卻能夠得到完全的寧靜。



教堂本身是樸素的,它沒有太華麗的花窗或其他,
但坐在它的木椅上,卻真的能體會到一種平靜。
與外頭氣氛的反差是這座教堂給我最深印象的地方,
一道門,居然能隔開裡外兩個世界。

在教堂裡坐了一會兒,雖然很喜歡裡頭的感覺,
但還是決定早一點離開去下一個目的地,因為接下來要去蒙帕拿斯墓園。
(結果第一天到巴黎好像一直都在看墳墓XD)

這邊其實不是我最想去的墓園,當時只是因為不遠,所以就順便去了。

這個墓園還挺先進的,因為當我們還在想該怎麼找到我們要找的墓時,
就發現它一進墓園就有圖示和編號。
而且其實超級好找,因為沙特和西蒙波娃的墓前堆著滿滿的鮮花,
要人不注意也難。



最神奇的是,我們才走過去,說著「沙特和西蒙波娃應該是葬在一起吧」時,
突然有個法國妞走過來,說因為學校報告的關係,想要訪問我們。
因為她聽到我們在講這兩人,又特別來找他們的墓,
所以想問問我們對這兩個人的瞭解,以及對他們的看法。

呃,這種問題,就算要我用中文講,我也完全講不出什麼來呀,
存在主義、女性主義我都很不熟,
會認識他們很大原因是因為考試,會來這裡其實是因為還蠻近的這樣……
這要我怎麼說出口呢?

所以這位小姐從我們這兒也得不到什麼,只好又默默回到沙特的墓前。XD



而我們逗留一下,也就離開了。

這就是到巴黎的第一天。
其實經過長途飛行,一下飛機沒有休息,還玩了一整天實在蠻累的,
而且也走了不少路。(雖然這只是我們走路的開始:p)
回旅館前,還到地鐵站附近的雜貨店買隔天的早餐和水,
嫻和芬買了土司和某種罐頭沙拉,我則買了罐頭義大利麵和薄荷茶。
(沒辦法,macaron沒茶根本吃不下去嘛!)
對了,我們還逛了附近的藥妝店,只是芬還是沒買她要的眉筆。

還有最重要的,就是晚餐在附近買了香噴噴的烤雞腿,
師傅烤得又酥又入味,實在是巴黎最令我想念的味道。
嫻和芬也買了玻璃瓶裝的優格,滋味同樣令人懷念不已。


現在想來,雖然累,但也很充實。
撐著完成計劃的感覺其實也不賴,因為累的感覺會過去,
而多去一個地方,就多得到了一些東西。

所以,就趁體力還能負荷,多玩一點是一點囉!
創作者介紹

閑晴賦

anja0608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